男子打嗝打了两个月 居然是肝出了大问题[视频]

日月如梭,时代变迁,爷爷离开我们整整30年了。在无数个静夜里,我一遍遍品读着爷爷生前于1981年亲自撰写的《我在红军十年》《我在山东十六年》的合订本—《许世友回忆录》。爷爷当年说,还要写新中国成立后在南京工作的23年,写西沙之战,写自卫反击战等,遗憾的是爷爷还没来得及写就永远离开了我们。这本书是1982年爷爷寄给父亲,父亲又在我1985年入伍时装进了我的背包的,嘱咐我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一名老红军的后代。它是陪伴了我30年的精神遗产,30年来,它不离我左右,就像爷爷陪伴在我身边。从红军时期黄麻起义的枪声到漫漫长征路上三过草地、万源城头的血战;浴血奋战16年的山东大地,从渤海之滨的炮响,到胶东的反投降,烟台的反扫荡,尤其是孟良崮的激战,济南城下的8天8夜的攻坚,爷爷在战争年代英勇无畏,日寇面前横刀立马,身先士卒,11次当敢死队队长……爷爷传奇般的英雄事迹深深打动着我,书中的每一个故事,就像爷爷亲口在讲给我听,书中的每一句话,都像爷爷在对我谆谆教导。他的战斗故事,他对烈士和英雄的怀念之情,他对子孙后人的重托与期冀,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。

王先生,住在金华市区,50岁出头。两个月前的一天,他下班回家,突然开始打嗝了。一开始,他觉得打嗝这种事情,很快就会过去了,哪里想到这一次跟中了邪一样,一打打了两个月,从隔几天打一次,到频率越来越高,最后睡觉都没法好好睡,根本停不下来。

他试了好多民间的土办法止嗝,都没啥效果。更夸张的是,打嗝的这两个月,他足足轻了10斤。

后来,王先生在右边肚子上,摸到个拳头大的东西。他以前得过肝血管瘤,就赶紧跑到医院去检查。

果然,金华市中心医院肝胆胰胃肠外科主任医师厉学民检查后发现,王先生起初得的是直肠癌,由于一直没发现,现在已经转移到肝脏里了。转移后的癌细胞,还在他的右肝上形成了一个25厘米×16厘米左右的恶性肿瘤,比成年人的肝脏还大。

厉医生说,正常人打嗝大多跟饮食有关,比方吃得太快、过饱,太冷或太热,以及外界温度变化和过度吸烟等,一般持续的时间不长。王先生这种,是因为肿瘤太大抵到了膈肌上,而且长得越大对膈肌的刺激就越大,就会导致打嗝频繁乃至超过24小时以上。

经过手术摘除了肿瘤,王先生的打嗝问题也解决了。昨天,他已经出院了。

医生提醒,如果大家频繁打嗝,千万别当成胃病,最好到医院去检查下。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